希特勒血洗冲锋队成为德国的绝对主人(图)

来源:
2010-11-18 12:50:48

希特勒在演讲  作为最高头目的党卫队首脑希姆莱和作为总局领导人的保安处首脑海德里希,完全把盖世太保掌握在党卫队手里。长期...

希特勒在演讲
希特勒在演讲

  作为最高头目的党卫队首脑希姆莱和作为总局领导人的保安处首脑海德里希,完全把盖世太保掌握在党卫队手里。长期以来,希姆莱与冲锋队参谋长罗姆极为不和,竞争日益尖锐。从理论上说,希姆莱是罗姆的部下,因为“黑衫队”仅仅是冲锋队的一个分队。但是,实际上罗姆根本无法支配党卫队。不过,希姆莱还是迫不及待地想完全摆脱他,甚至除掉他,以便攫取更大的权力。国会议长戈林也在伺机将宿敌罗姆一举置于死地。罗姆和冲锋队参谋部不断受到严密的监视。希姆莱、海德里希和戈林携起手来,收集一份过硬的档案材料以便向希特勒索取罗姆的脑袋。

  罗姆是希特勒的老朋友,在纳粹建党初期曾给他以有力的支持,甚得希特勒的尊重。他建立的冲锋队在鼎盛期人数达450多数人,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准军事力量。不过,冲锋队纪律涣散、无法无天,使得希特勒非常忧虑、厌恶。而且罗姆生活放荡,与许多人有同性恋行为,又不听劝告,令希特勒大为恼火。罗姆相信自己的实力,并不把希特勒、希姆莱、戈林等人视为大敌。后来,他甚至采取公开对抗的态度。盖世太保对他进行严密的监视,几乎每天都有报告向希特勒指出,罗姆在批评他。冲锋队也受到了监视,其种种不法行为时时被报到希特勒处。在希姆莱、戈林、戈培尔等人极力劝告和诸多虚假情报的迷惑下,希特勒终于下定决心除掉罗姆,以挫败其政变阴谋。

  罗姆预感到了危险,马上在1934年6月19日的《人民观察家报》上发出通告,准予冲锋队从7月1日起休假一个月,禁止他们在假期中穿制服,企图以此打消希特勒的怀疑。为了强调这件事,罗姆前往维西浴场。很快,冲锋队的官员们纷纷打点行李,准备度假。罗姆还邀请他的冲锋队队长在维西浴场参加告别宴会,以特别强调这次离别。盖世太保立即向希特勒打了几份报告,说罗姆将在宴会那天发动政变,宴会只不过是召集人马的借口而已。

  6月28日,警察接到了禁止外出的命令。次日,戈林和希姆莱奉希特勒之命立即飞回柏林,领导镇压这次“政变”的工作,而希特勒本人则与戈培尔一起飞往慕尼黑。6月30日凌晨4点,希特勒一行在施莱斯海姆着陆。机场由党卫队封锁着。希特勒来到巴伐利亚内政部,令人把冲锋队大队长施奈德休勃及其副官带来。二人来后,希特勒冲向他们,一面责骂,一面撕下他们的肩章,然后将二人投入监狱。

  5点整,希特勒及其随从在他的保镖和盖世太保官员的陪同下乘车前往维西浴场。一辆装甲车在前面开道掩护,不过长达60公里的途中连最小的武装队伍也未遇到。车队一直开到罗姆及其同伴下塌的饭店门前。站在门口的冲锋队岗哨束手就擒。饭店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警觉。希特勒抢先冲进一个房间,遇到的是罗姆的副官,他被吵醒后从床上跳起来,想弄清发生了什么事。希特勤冲过去,用一根旧的河马鞭子朝他劈头盖脸地抽打,顿时鲜血直流,接着把他交给党卫队员,又继续冲到罗姆房间。罗姆从睡梦中被吵醒,大吃一惊,只好站在那儿听希特勒责骂。在隔壁房间里发现了同样沉浸在梦乡中的大队长海因斯。但是他与他的司机同睡一床,这两人立即被就地枪决。与此同时,到饭店来换岗的一支冲锋队队员毫无反抗地被解除武装。这次逮捕活动,前后只用了几分钟,可谓出奇的顺利。

  早上8点左右,希特勒一行押着衣着简陋、戴着手拷的罗姆和他的部下前往慕尼黑。途中顺便俘虏了几位前往维西参加告别宴会的冲锋队队长。

  从清晨时刻,党卫队和盖世太保就开始搜捕,逮捕名单是盖世太保几周前便拟定好的。中午时分,希特勤把没有列入名单的党卫队和冲锋队队长召集起来,宣布解除罗姆的冲锋队参谋长职务,由卢策接任。下午2点左右,配备重武器的党卫队奉命把200多个俘虏投进监狱,如果俘虏们有一丁点儿的反抗表示,便立即被枪杀。在已抓到的和正要去抓的人中,大多数是与罗姆和冲锋队毫无关系的政敌,盖世太保想借机把他们一网打尽。

  晚上,希特勒接到盖世太保所拟定的名单,用红笔圈了110个人,命令立即枪毙。巴伐利亚邦司法部部长对未经起诉就处决这么多人深感惊讶。

  罗姆不在这份名单上。希特勒将他投进牢房,并且建议他用枪自杀。罗姆以沉默作为回答。希特勒马上下令,如果罗姆拒绝自杀,便就地枪毙。当天晚上,一位看守走进牢房,一声不响地将一支手枪放在桌上,然后走了出去,从窥视孔向内观察。罗姆看着那支枪,一动不动,似乎大脑里是一片空白,根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10分钟过去了,那看守又走进牢房,一言不发,拿起手枪就走。一会儿,两个彪形大汉持枪走进牢房。罗姆一见,马上站起身来。他上身裸露,汗流浃背。他认出来人之一是党卫队大队长、达豪集中营长官艾克。

  “这是什么意思?”罗姆惊恐地问道。

  “我们没有时间扯谈!”艾克粗暴地回答。

  说着,他轻轻地举起手枪,仔细地瞄准,然后开了几枪,罗姆顿时跌倒在地。艾克在他前面弯下腰,又补上致命的一枪。于是至高无上的冲锋队参谋长、希特勒最早的同谋者就这样死于非命。

  晚上,几名盖世太保人员来到监狱,根据一张标有6个人姓名的名单,要求监狱长科赫交出人犯。科赫胆怯地说,简单地用红笔划线作为处死令是“不完合符合规章”的。他们不予理睬。这6个人被带到院子里执行枪决。第一个被处决的就是施奈德休勃。

  戈林和希姆莱在柏林领导这次“行动”,使得希特勒把整个北德地区的执行大权交给了戈林。从10点半开始,盖世太保和党卫队到处进行大搜捕。戈林列出了自己需要清除的人员名单,希姆莱提出了自己的名单,海德里希又加上了他的名单。许多人被捕后很快就被处决,不必审讯。其他的人虽未被立即处死但经马马虎虎的审问和一番拷打后,同样难免被枪杀的命运,几乎无一幸免。星期六全天和星期日上午,住宅区周围到处响彻着处决人的枪声。他们发出的射击令是:“元首命令!瞄准!开枪!”

  盖世太保早有充分的准备。他们从完全由自己控制的办公室发布枪杀令。有关处决,逮捕逃跑者,杀害企图反抗、逃跑或一看到就该枪毙的一些人的报告源源不断地送到那里。为了保密起见,在被放逐者的名单上,人名皆用号码代替,因而通过电话、电报等送来的报告十分简单,如:8号到达、17、35、84号被捕,5号尚未抓到等。在盖世太保所杀害的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与罗姆和冲锋队毫无关系的好人,只是这些人不讨某些人喜欢罢了。

  格利戈尔·施特拉塞是纳粹党的功臣,深得希特勒尊重。他在6月30日中午被人带到哥伦比亚大厦盖世太保监狱的收容所里。下午,一名党卫队员把他叫了出来,说是要关入私人牢房。不到1分钟,收容所里的其他被捕者就听到附近一声枪响,这个党卫队员从背后对着毫无戒备的施特拉塞的脖子开了一枪,正中主动脉。他手脚伸直躺倒在铺板上,鲜血喷溅在墙上,流了一大滩。隔壁牢房的一个被捕者听到他哮喘了一个小时之久才归于安静。

  盖世太保刽子手在城里也是分小组行动的。6月30日早晨,巴本总理府大厅的接待室里来了两个神气活现的家伙,问是否可以同巴本的内阁首脑、政府高级顾问包斯谈谈?包斯家正巧有一位客人,但这两个家伙说有一条紧急消息一定要告诉他,并且非常有礼貌地请他出来一会儿。包斯刚进接待室,这两个人马上拔手枪连开两枪,让包斯躺在地毯上挣扎,然后扬长而去。

  在柏林郊外的新巴贝尔斯贝格同样有两个人在按施莱彻尔将军别墅的门铃。他们一声不响地把前来开门的女佣人推向一边,冲进会客室,将已走到会客室门口的施莱彻尔击毙在地,接着又开枪打死将军的妻子和另外一名骑兵将军的女儿。女佣人惊慌失措地逃走了。当将军的女儿放学回家吃午饭时才发现这些尸体。

  这两个人又走进交通部,来到秘书长克劳斯纳博士的办公室,在他还未来得及从沙发椅上站起身时,就举枪将人打死在写字台上。克劳斯纳是天主教行动的领导人,他的被害引起了强烈的震动。盖世太保声称,他是在别人请求他交出情报的紧急时刻自杀的。

  在那个阴郁的星期六,到处可以见到死于枪弹、警棍或者被掐死的人的尸体,据不完全统计,这次被处决的有1000余人。此外还有近千人被关押一段时间后予以处死。24小时之内有1000多人丧生!纳粹政府和盖世太保简直是在拿人命当儿戏。

  8月1日,总统兴登堡元帅逝世。当天晚上,希特勒通过法律宣布总统职务和总理职务合二为一,由他担任新的双重职务“元首兼总理。”8月19日,在军队的支持下,尤其是在盖世太保和党卫队保安处通过秘密控制选票,对民众施加压力等方式的有力支持下,希特勒在全民公决中取得辉煌胜利,以绝对的优势获准担任新的双重职务,从而成为德国的绝对主人。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百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百讯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载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百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百讯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百讯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1796834129@qq.com]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百讯网联系。

扫码关注

我要收藏
个赞
相关内容

资讯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