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精神的根在这儿”:“特楼”老矣 凭何立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9-08-31 15:37:01

北京市公布了第一批429处历史建筑,位于中关村街道科源社区的三栋特楼作为一处历史建筑群位列其中。列入名录只是一个开端。怎么维修?费用谁出?保护下来作何用途?

“中科院精神的根在这儿”:“特楼”老矣 凭何立

图片来源于网络

14号楼全貌。边东子供图

两个多月来,去往作家边东子家的各路媒体络绎不绝。

这些造访大多是因为特楼——6月底,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公示了第一批429处历史建筑,位于中关村街道科源社区的三栋特楼作为一处历史建筑群位列其中。

上世纪50年代,中国科学院在今天的中关村东区建起了一批住宅楼,其中三栋三层小楼因其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最好,安置海外归来的著名学者和国内自然人文学各学科领域的知名科学家,而被称为特楼。

这里曾“卧虎藏龙”,大师云集。钱学森、钱三强、何泽慧、汪德昭、郭永怀、童第周、贝时璋等中国现代科学事业的奠基人先后在此居住。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大师们的背影早已远去,然而,正如郭永怀夫人李佩所言——“中科院精神的根在这儿”。

此前特楼曾被列入北京市改造拆迁范围,现在它终于得以进入历史建筑名录,这让曾在特楼居住过的边东子特别高兴。

然而,列入名录只是一个开端。“要怎么维修?费用谁出?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保护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边东子对《中国科学报》说。

“特楼保护,实际上不是保护它的单体,而是保护中关村的中科院文化,保护这一带的城市历史文脉。”中国文物学会20世纪建筑遗产委员会副会长、秘书长金磊说。

关键是,历史建筑尽管具有一定保护价值,但却并非文物,不受法律保护。“因为没有任何相关的条例和法规捍卫它,类似的建筑拆除已有先例。”金磊说。

一点建议

在高楼林立的中国“硅谷”,特楼和它所在的整个科源社区因为年久失修显得与周围环境有些格格不入。位于社区南门正对面的这三栋楼呈“冖”形排开,14号楼居中,西边和东边两侧分别是13、15号楼。

“这些楼是中科院建的,但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它的所有权已经不那么明晰了。”边东子说。现在,基本保持原貌的就剩钱三强、贝时璋曾住过的14号楼住宅和郭永怀曾住过的13号楼住宅。

因为父亲边雪风是中科院原地质研究所的党组书记,1959年,12岁的边东子随家人搬进了中关村13号楼,直到1980年迁出。

在2008年出版的《风干的记忆——中关村“特楼”内的故事》中,他搜集、写作了特楼里那些科学大师们的事迹和成就。

既然已经成为历史建筑,那么应该如何保护特楼?

边东子有三个思路:最好的办法是迁走全部住户,用大规模投入让特楼恢复原貌,成为名副其实的博物馆;

中策是在现有原住户的基础上,重点迁出几户,恢复几个单元;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挂牌说明谁曾经在此居住过。

在他看来,从社会意义和经济效益上讲,大规模投入会更好。表面上投入多,但这样可以让资金“自己造血”,循环起来。

“我是很反对做科学的整天想挣钱,但在这个问题上应该考虑钱。”边东子说,可以在发展科学、教育青少年这个“道”的指引下,适当地低价卖门票,作为维修和人员费用。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文化保护的问题。”中科院院士柳大纲之子、中科院办公厅原副主任柳怀祖对《中国科学报》说。

在他的印象中,那时科学家们的衣着都很朴素,关系都很简单,但他们对国家和民族的忠诚,值得现在的人好好学习。

“中科院精神的根在这儿”:“特楼”老矣 凭何立

图片来源于网络

钱三强的书房(现状)

1956年,柳怀祖随家人一起搬到了15号楼,后因“文革”而离开。他认为,或许可以恢复13、14号楼一些“原汁原味”比较浓的单元,15号楼或可“打通了作为一个中关村科学文化的博物馆”。

柳怀祖对比说,清朝太监小德张的宅院仍然保留着,尽管它保护的是四合院等建筑。同时,相比于上海交通大学8000平方米的钱学森图书馆和6000平方米的上海闽行区李政道图书馆,他认为,“中关村”作为共和国科技的发源地,这个“品牌”应该受到更多关注。

在北京建筑大学教授、建筑设计与遗产保护专家刘临安看来,历史建筑不仅仅涵盖那些本身具有历史、科学、艺术价值的建筑,还包括附着在其上具有人文价值的建筑。“这种人文价值对社会发展是有意义的,也应该保护。”他补充说,“把老一辈住过的房间按原样恢复,甚至里面布置一些他们工作或生活的场景,可以激励参观者,特别是青少年积极向上的热情。”

“保护的方法很多,如果把它建为一座博物馆将是一个倡导中国科学精神的好去处。”金磊表示,国家文物局原局长单霁翔曾有过这样的观点,即博物馆的概念应该“从馆舍天地走向大千世界”。 金磊建议以中关村科技文化为背景,就此开发一个“科学文博”街区。

一些维护

就现在看来,特楼命运依然未定。“现在不拆,不等于以后不会拆。”

其实,早在2007年,原北京市规划委就曾公布过“首批”188处历史建筑。

由著名建筑师华揽洪设计的北京儿童医院的大烟囱位列其中,它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的中国20世纪遗产,尽管院士专家和媒体再三呼吁保护,但因为与“绿色奥运”的理念不符,后来依然被拆。

今年7月,深圳体育馆因“旧”被拆,这也让金磊感到有些痛心。这座建于1985年的建筑曾得过一系列国内外大奖,如国际体育休闲设施银奖,20世纪80年代末还被评为深圳“八大优秀文体设施”,2009年被中国建筑学会评为“全国300个最优秀的建筑”。

“中科院精神的根在这儿”:“特楼”老矣 凭何立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年特楼的标配碗柜。

“这件事跟特楼的性质完全一样。”金磊说。特楼目前处于破败的状态,环境也有点脏乱差,虽然它的建筑结构不会有问题,但这种面貌与城市发展不协调。“如果特楼永远用现在的面孔在那儿放着,肯定会被拆。”

对此,他表示,国外的经验是请专人对建筑的外立面进行清洁和维护。由于北京降水量一年时间仅有500多毫米,不到悉尼的一半,甚至不到东京的1/3,建筑物外立面缺乏自然雨水的“洗礼”。

另外,他建议对有价值的房屋做好室内设备的更换和改造。“如果这房子已经置换了房产,不论哪种方式,把这个房子接手过来的人都应该认识到现在这个房子的价值。”

“保护是必须的。”清华大学建筑历史与文物建筑保护研究所所长王贵祥对《中国科学报》说。他认为相关修复应该是在不改变原有结构与形式下的修缮,应持尽可能保留原貌前提下的最小干预策略。

“历史建筑与名人故居同属保护对象,但因其年代、风格、居住人不同,又代表了重视程度或保护级别不一样。”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秘书长、原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詹长法表示。

他认为,那些本世纪建造的历史建筑在做过加固措施后,完全可以用作开放性展览馆,或者仍然可以发挥其商住的功能,重要的是规定不得改变型制、色彩及代表性装饰。“现代科技条件下,应该做好结构加固,满足当代人观摩学习和追思的需求。”

此外,在詹长法看来,关于历史建筑的保护利用以及传承的实效性,在我国现行保护条例中的规定仍是比较笼统的概念,所以会经常遇到拆与不拆的社会事件引发的群体舆情,最后基本上都是行政决策代替了法律法规的实施,因此缺失法律底线成为制约因素。

对此,他认为应该强化法律法规的可行性和执行的实践意义,这次第四次文物法修订就是很好的机会。

一份自信

“我们说乡愁,这对于城市来讲也是一样的。”金磊说,原住民对特楼肯定情有独钟,但对这个城市、这段历史没有感情的人也可能会嫌弃它。

和特楼一样,全国有相当多的此类历史建筑都面临同样的命运,对于保护来说,“情感”二字需要被提及。

“中科院精神的根在这儿”:“特楼”老矣 凭何立

图片来源于网络

郭永怀、李佩为女儿郭芹买的钢琴,放在客厅里。

自2014年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委员会成立以来,该机构已经在全国评选出298处20世纪建筑遗产,与平常的古建筑不同,对历史建筑的评价与认定除了强调科学、文化和历史的价值,更要强调对一个城市的情感。

“我们对这类建筑不追求高大上,但要确实有内涵。”金磊说。安徽池州建于1951年的祁红茶工厂就是典型案例。

这座老厂房不仅在建筑上兼具苏联和徽派建筑风格,同时厂房里上世纪50年代工人师傅们用木头制作的机器仍在运转。

它可以避免现代生产中的静电,生产出的优质红茶甚至为英国皇室所用。在被评为20世纪遗产后,当地正在尝试推动工业遗产地方旅游

“中央反复强调、各界也都在寻找自身的文化自信,我觉得文化自信首先得建立在文化自知上,不能盲目自信。”金磊说,文化自信需要基础,保护、研究、传承、创新这四个法宝缺一不可。

据统计,目前《世界遗产名录》里包括的全部文化遗产有700多项,其中20世纪遗产将近100项,约占1/7。

同时,中国目前已有55项世界遗产,超过意大利,位居世界第一。在金磊看来,无论是建立当代人的文化自信,还是建设遗产强国,都要从保护20世纪文化遗产做起。

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察看北京玉河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工作展览和河堤遗址时指出,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

对此,金磊认为,“文化是城市振兴发展的本质性力量,文化传承与创新是城市魅力的关键,因此应该从保护建筑走向保护风貌,传承好城市历史文脉”。

如今,特楼正是摆在人们面前的一个活生生的20世纪建筑遗产的课题。

“人们在创造了城市的历史文化的同时,城市的历史文化也熏陶着城市人的精神。”金磊说,“如果科学城的人们都不为自己的家园站起来说话,这些存在60多年的建筑迟早会倒下,一代科学巨匠们曾经生活过的家园将无法再修复出来。”

“北京市海淀区一直精心打造中关村文化,为什么就不打造特楼文化?”在金磊看来,关键是还没有花更大力气,没有找对人,建设人文科学城的计划及各种有效资源还没有整合起来!

“精神需要物化。”边东子说,“人民英雄纪念碑体现着人民的精神,这三栋楼就象征着科学家的精神。”

【责任编辑 兰尔】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百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百讯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载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百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百讯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百讯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1796834129@qq.com]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百讯网联系。

扫码关注

我要收藏
个赞
相关内容

资讯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