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百讯网

编讲故事习作:新主子

百讯网(www.bxkxw.com)   发布时间:2012-01-14 16:58:45   来源: 百讯网

        已经三更天了,张老三屋子里的灯却还没有熄灭。明天就是他爹六十大寿的日子,不成是在准备拜寿的礼品?但他与他爹的关系向来不好,这是张家上上下下都知道的事情。这么晚了,张老三在屋里做什么呢?

        “吱——”一位女子从张老三的屋子走了出来,左右环视了一圈,绕过进几道廊道后径直奔后门而去。管家看到是她,什么话也没说便放她出了门。

        “唉,总算可以睡觉了。熬过这一夜可就熬出头了!”管家打着呵欠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第二天一大早,张府门前就挤满了前来向张老爷贺寿的人。在张府左院墙上贴着一张醒目的告示,上面写着“今日,张老爷将举行传业大典,恭请诸位乡亲、故交新朋一并见证”。再看告示前人头攒动的这些有头有脸的商贾绅士们,说是前来拜寿,这些人却也并不完全是来拜寿,而是有意抢早来讨好他们的新主子。

        “吱——”两扇红木朱漆,描金铆钉的木门打开了。在门外久等多时的人们一窝蜂地蜂拥而进。一时间,偌大的门庭显得格外狭窄。

        “干什么?干什么?都想干什么?”张老三满怒色嚷嚷着从院内走了出来。听到张老三的话,众人顿时静了下来,但却马上又喧闹起来,吵着,挤着,推搡着,毫无次序地往张府院内涌动。

        突然,人群中不知不知哪位大声嚷嚷了一句:“张老三,即使老大、老二死了,也轮不到你,瞎嚷嚷什么你?”

        “——哼!”只见张老三怒目圆睁,“你们都跟我等着!”

         临近晌午时分,传业大典正式开始。前来贺寿的人们也早已聚集在了张府正房厅堂。

        张老爷身着一身全新的枣红色马褂,面色红润,容光焕发,在一把红木镂空太师椅上面南背北威严正坐后,轻轻几声咳嗽,满脸喜气道:“诸位,请安静一下。多年来,承蒙诸位好友照顾,我张某才有今日之家业。今日,张某自知年事已高,难能专心操持里外。故有意让儿子继承家业,还望诸位同行好友今后多多关照,提携犬子为盼!众人皆知,张某膝下长子、次子皆因身患病疾英年早逝,惟四子高中状元,所以——”此时,厅堂里个个点头称是。

        “长寿面,上——”突然,管家清脆的一声吆喝,打破了庭院的寂静。众人循声回头一看,张老三手托描金食盘进了屋。盘中一碗长寿面,面细味香,很是诱人食欲。

        张老三径自来在张老爷座前,双膝跪地,将食盘托举头顶:“今天乃爹爹六十大寿,孩儿请爹爹先吃下这碗长寿面,而后再传家业。这也是图个吉利,图个长寿。”

        张老爷瞪了张老三一眼,拿起筷子,在碗里随意挑起几根面条吃进嘴里,咀嚼两口便咽了下去。

        “嗯。我宣布,今日张某将家业传与——”张老爷有意停顿下来,挤出一个最满意的笑脸,极其激动的准备宣布自己的传业决定。

        “不好了,不好了,老爷——”一个家丁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气喘吁吁地跑进厅堂。

        “老爷,老爷,四爷他,四爷他,他——死了!”

        “什么?——”张老爷脸色顿时煞白,拍案而起,桌子上的茶杯被震得晃荡着“咣当”作响。

        “我——,我——”张老爷面无血色的一头栽倒在地。

        见此情形,众人哗然一片。张老三疾步上前,抱着张老爷的身子号啕大哭起来。就在厅堂里上上下下一群人不知所措时,一位肩挎一个木质医药箱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只见她打开药箱,在张老爷身上扎针,把脉,动作马利且非常熟练。

        “张老爷近日来身体就不怎么好,刚刚听得老四身亡的噩耗,应是急火攻心,现在已经没了心跳。”女子一边收拾医药箱,一边声色哀婉地摇着头说道。

        “爹呀,我的爹呀——”张老三捶胸顿足哭得更加伤心起来。众人面面相觑,几位老者也不禁抹起眼泪。

        “三爷好!恭贺三爷传承大业成为新主子。今后尔等定当追随三爷瞻前马后,誓死效忠”就在一些人见风使舵参拜“新主子”的当空,由张府大门外面冲进来许多官兵,声称要将张老三和女郎中一并带走。

        “干什么?干什么?”张老三与女郎中分离挣扎着,但毫无作用。一时间,张府正房厅堂乱作一团,众人个个交头接耳,更多的人却是如坠雾里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张府的新主子是谁?

        ——这一会,他们的新主子正在忙着收拾衣物,准备挪进张老爷的房间呢!

        作者:张栋昊 新密精英高考艺术培训中心2011届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