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百讯网
首页 > 百讯教育 > 校园文学

豪门孤女史湘云的奇特人生 让人只有羡慕,嫉妒

百讯网(www.bxkxw.com)   发布时间:2017-10-12 10:19:35   来源:腾讯网

  【百讯网校园文学频道综合编辑十四五岁的时节,总是偏爱黛玉,少女情怀总是诗。即使不能同黛玉一样体验一场恋爱,总也有生场闷气、拌一回嘴、掉几次眼泪的时候。后来长大了一点,渐渐知道世事多艰,年轻的棱角碰了几次壁,也学着圆融起来。这时候总是感叹宝钗,那么小的年纪,如何就懂得守拙藏愚。

  黛玉的才情,宝钗的通达,都是我歆羡而不能得。可是时光流转,总能更懂她们一点点,离她们更近一点点。惟有湘云,年岁越长,离她越远。史湘云,是只可羡慕、嫉妒、没有恨,却永远学不成的那一个。

  因为从你想学她的那时起,就已经注定学不成了。

豪门孤女史湘云的奇特人生 让人只有羡慕,嫉妒

  史湘云,她是生来的“英豪阔大宽宏量”啊。

  也幸好她生来这样的性格,否则公然又是一个黛玉,且薄命比黛玉犹甚。林如海把黛玉托付给了贾府,即使贾府的底下人再怎么多嘴闲话,至少贾母的疼爱总是实打实的,况且还有宝玉和一干姐妹相伴,多能体贴相待。反观史湘云,光明正大握着她抚养权的两位叔父,待湘云不过尔尔,那位二婶娘更是规矩森严。如果湘云生来是黛玉的性格,恐怕所吟之句绝不止是“风刀霜剑严相逼”,没有兴致、更没有胆量教鹦鹉念自己的诗。

  谁都有“小孩儿口无遮拦”的时候,只是红楼里的女子本自聪明,又在贵族环境下长大,比起我们高了不知多少个段位,今人才会疑惑,林黛玉进贾府之时不过六七岁的小女孩,何以能做到“步步留心时时在意”。幸好曹雪芹还写了一个史湘云。人人都看出戏子面貌像黛玉,宝钗素来深沉自然不说,宝玉怕黛玉生气也不肯说,只有湘云心直口快一语道出。后文中也有一处众人不敢辩而探春站出来说话的情节,湘云与探春,同是在旁人不肯说话的时候站出来,探春是分外有心才肯说,湘云却是无心脱口而出。对于这些大家小姐来说,被比作戏子自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只是湘云大大咧咧惯了,这等小事并不放在心上——其实黛玉也不放在心上,黛玉真正着恼的,只和宝玉相关。只是宝黛二人成日家吵了又好好了又吵的小儿女情事,湘云才不屑于看。

  彼时的湘云还不通人情世故。

  然而人总要长大,当湘云也懂得人心险恶,她并不像大多数人选择沉默,而坚持了她本真的热情和善良。宝琴刚来贾府尚不熟悉,惟有湘云道“若太太不在屋里,你别进去,那屋里人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这话虽有道理,但实在直白。若是宝钗私下告诉宝琴,犹情有可原,何况宝钗要提醒宝琴,也会顾着王夫人乃至贾府的面子,点到为止,宝琴自然心领神会。可湘云却当着一干人等堂而皇之说了出来,难怪宝钗要笑道“说你没心,却又有心;虽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自古都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又道是祸从口出,湘云说这话是看准在场并没有会使坏的人,可是心机高明的人,如何会把这样的话公开说出口为自己招祸。

豪门孤女史湘云的奇特人生 让人只有羡慕,嫉妒

  年岁渐长,湘云长了眼力心机,可这性情却改不了。宝玉过生日,这一日有四人过生:平儿上门拜寿,有袭人提醒是同一日生日;宝琴到贾府后占尽风光人人注目,探春自会留心提前备上官中的礼物;可是岫烟一向低调,只有湘云替她说了出来。也许湘云只是单纯觉得“你们四个人对拜寿,直拜一天才是”热闹有趣,可如若湘云不说,岫烟的生日就只在别人的热闹里过了。中秋月夜,黛玉俯栏垂泪,惟有湘云前来安慰。湘云不似宝玉伏低做小,不如宝钗温柔体贴,她的安慰也是笨拙的,可是有她在,前八十回的最后一个中秋夜,黛玉不至于寂寞。

  甚至,湘云的热情还辐射了贾府的一干丫头,她巴巴地从家里给袭人、鸳鸯、金钏儿、平儿带绛纹石戒指,螃蟹宴时专给这些大丫鬟们摆两桌,连平日也一处玩,会和平儿香菱一起掐凤仙花。在她可及的范围之内,湘云就是一颗小太阳,源源不断温暖着他人。迎春笑她话多,宝钗笑她话口袋子,可是也只有她会和香菱没日没夜谈诗,过足了香菱这个初学者的瘾。

  湘云的直性子有时近乎鲁莽,听说岫烟在迎春处受丫鬟婆子欺侮竟至要典当衣服度日,她气得即刻要去迎春处骂婆子一顿出气,幸而宝钗拉住了。骂婆子一顿又有何用呢?这些奴才们个个都有全挂的武艺,骂一顿伤不着什么,只怕是给岫烟招气受,难怪黛玉笑湘云“充什么荆轲聂政”,空有胆气,一事无成。行动不成,湘云又想让岫烟住到蘅芜苑,免得受气。湘云想得太单纯,只知道宝钗事事周全,可是岫烟是邢夫人的侄女,凤姐安排到迎春处住着,这平白无故的挪窝,于邢夫人、凤姐、迎春面上都过不去,分明是告诉人贾府照顾岫烟不周,倒要未来的大姑子照料。宝钗自然不肯,才推明日再商量。

  倘若只是一味心直口快,那不过是个没算计的丫头,哪里称得上“英豪阔大”。湘云常让我想起《世说新语》里的故事:谢遏绝重其姊,张玄常称其妹,欲以敌之。有济尼者,并游张、谢二家。人问其优劣?答曰:“王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风气。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是闺房之秀。”清心玉映自然是好的,可那还只限于女子,而谢道韫的高华风度,已经超越了女子的品行,有竹林七贤之风。这“林下之风”四字,湘云亦担得起。

  好穿男装还只是流于表面,湘云内心深处俨然以男子自居。“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分明描写的是男子。“科头”即不戴帽子头巾,光着头,表示不拘礼法狂放不羁。王维《与卢员外象过崔处士兴宗林亭》有“科头箕踞长松下,白眼看他世上人”,科头与箕踞都是违反世俗礼法的举止行为,又有诗云“科头枕石卧明月”,何等自在悠闲。“抱膝”即两手抱着膝头,黛玉夜半哭泣也有抱膝之举,那是可怜可爱,湘云的抱膝则是从容而坐。《对菊》这两句诗,一位潇洒疏狂的诗人形象跃然纸上。湘云自命潇洒,追求高远,不流于尘俗。《对菊》《供菊》中同用“傲世”二字形容菊花,若只是作诗自可避免重复,显然此处是作者有意安排。菊花傲世,而会对菊供菊的湘云自然如此,毕竟她们“同气味”,湘云为人,惟有菊花可为知音。“花因喜洁难寻偶”,彼此的高洁品质只有对方能够懂得,也只有与知音相伴的时节,每一寸光阴都值得珍惜。不因世俗的功名利禄相近,而追求心灵的共鸣,这样的友谊,像极了魏晋风流的人们。

豪门孤女史湘云的奇特人生 让人只有羡慕,嫉妒

  空有男儿之负,可惜女儿之身,所以湘云把分给自己的小戏子大花面葵官打扮成男子,改名叫韦大英,“唯大英雄真本色”。其实湘云不也是大观园中的大花面么?受了几天清规戒律嫌“口里淡出个鸟来”的鲁智深,为了一解酒瘾强迫酒保卖酒给他,而大观园里的公子小姐,除了宝玉,也只有湘云嚷着要酒喝,还有“我吃这个方爱喝酒,吃了酒才能有诗”的说辞。鲁智深喝醉了醉打山门,而史湘云喝醉了,直接睡倒在石凳上,醉倒了还记挂着“泉香而酒洌”,想要再痛醉一回呢。“是真名士自风流”,这一股子好酒的脾气,与竹林七贤们一般无二。

  自矜豪阔,便不在意小节。她并非没有受到女子的传统教育,性格同男孩子一般的史湘云,却做得一手好针线,连袭人都求她帮忙,宝玉的扇套子便有出自她手。可是她是不以此为意的,答应帮袭人那是自幼的情分,更多的时候,女红针黹是婶娘的命令,是家道渐渐中落后不得不承担的任务。可她不同于宝钗,“萧疏篱畔科头坐”的诗人,怎么会限制在闺阁之中?因此,更多的时候,她不像个女孩子。她“虽系闺阁弱女,却素喜谈论”,谈起自己喜爱的诗人,又遇上香菱这个好听众,那更是没日没夜高谈阔论,什么杜工部之沉郁,韦苏州之淡雅,温八叉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宝钗道这是不守闺阁本分,可是湘云哪里在乎这些。人生啊,最难得是自由,大说大笑,大吵大闹,尽了兴才好。即使笑得倚在椅背上摔下去撞上了壁板,那又如何。

  这样的女孩子,无怪乎会“从未把儿女私情略萦心上”。也只有在童年,和袭人在西边暖阁住着的时候,小女孩们交换悄悄话,也许谈过将来要嫁给谁、要嫁什么样的人。那都是小时候的营生,真正的儿女情长,湘云或许懂得,但是从来不曾放在心上。

  黛玉早慧,湘云晚熟。同样是计较宝玉亲近了谁冷落了谁,林黛玉已经学会在朦胧的爱情里争风斗醋,而史湘云还只是个孩子,单纯抱怨玩伴撇下了自己。她满口里叫的是“爱哥哥”,进了贾府便只问“宝玉哥哥不在家么”,即便替宝玉梳头,那也只是小时候兄妹一处作耍。“爱哥哥”同“情哥哥”一样,都是恋爱里女子对心上人的称呼,可是湘云这样叫着记挂着,宝玉却始终只是她的好哥哥好玩伴,殊无男女之情。宝玉视她为亲近的妹妹,见了面说“又长高了”,倒像是故意装的老成,实在有趣;见她豪睡可人,只是怕她着了凉肩窝疼,要替她盖上被子。宝玉见了宝钗雪白的膀子尚且羡慕不已,只恨没有机会摸一摸,可见了湘云睡容却丝毫不动心,大约湘云从来不在他婚恋对象考虑范围之内。而湘云也许更想和宝玉做兄弟,她总是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甚至偷穿了宝玉的衣裳,而算计着烤鹿肉这种事,自然也只有同宝玉为伍。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黛玉还在流第无数次眼泪,宝玉道了几千几万遍“好妹妹”的时候,爱情的奥秘已被湘云一语道破:“这些没要紧的恶誓,散话,歪话,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这“辖治”两字极妙,爱情啊,可不就是一物降一物么?史湘云是讽刺宝玉,却实实讽刺到了点子上,能够辖治住这位混世魔王的,普天之下,也只有黛玉。深陷爱情不能自拔才会战战兢兢,风吹草动都成了大事。正因为不把这些情情爱爱放在心上,湘云才会如此通达。

  史湘云,其实就是曾经的我们。我们也曾心直口快、直率热情,可是太多的人心上蒙了灰尘,便忘却了天边那一轮明月。我们假意告诉自己,这是成长,然而更多的时候,这是虚伪和冷漠。

  所以我们见了湘云,便只有羡慕、嫉妒,没有恨。

  可是湘云的英豪阔大宽宏量,是仅仅归因于她年轻心热么?

  年轻心热,这四个字是曹公给宝琴的,也同样适用于湘云。难怪宝钗说“我们这琴儿就有些像你”。然而宝琴是整部红楼里最富有家庭温暖的人,她拥有开明睿智的父亲,不因为她是女儿身就忽视她的教育,或是只让她以针黹为要,而是带着她各地周游,天下十停竟走了有五六停;失去父亲之后,她还有可以全心依赖的哥哥薛蝌,是红楼里难得的靠谱好青年。在这样幸福家庭里长大的宝琴,自然心机单纯,热情美好,她不需要去辨别复杂阴暗的人心,在团团争斗里谋生活。可是湘云却非如此,自幼父母双亡,婶娘教养不周,老天一次次苛待她,她依然保持着她的纯净,她天生的“英豪阔大宽宏量”。

【编辑 WDI】

相关热词搜索:嫉妒 史湘云 红楼梦